雷火小说网 > 游戏·竞技 > 无限从瓦罗兰开始 > 一五四、风在追?还是在逃?
听书 - 无限从瓦罗兰开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一五四、风在追?还是在逃?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    “我就知道!”

    察觉到身后突来的怪物,张启东面色镇定地转身对敌。

    上次路过,森林里可以说是精魄遍地,而且都是被携裹着,有攻击倾向的那种。

    绽灵节至,它们的数量按理说应该增多,可一路走来,这里反而平静到让众人心生诡异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这只能说明一件事,那就是霸占此处的“玩意”有智慧,估计还不低。

    可惜根据现有的情报,他能判断的东西不多,故而另一批居民分离时他没有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知道对于怪物来说,圣人、葳里的修者和守护者、以及他和亚索谁的威胁更大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在它们眼中是精魄美味,还是纯人类更加美味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路忍而不发,准备先看看怪物的成色再做打算,毕竟森林里的精魄不是很弱,能驱散或者吞食它们的不会是善茬。

    “看不清,扭曲了光线?”

    他右手抬起,掌心向上虚托,一朵明亮的金色火焰浮现。

    怪物的脸随即被照亮。

    那就是一副纯黑色的躯体,外表像人但异常高大,拱起的背部和膨胀的臂腿有粗细不一的狰狞凸刺,像立起来的凶恶鬼影。

    最快的未必是最强的,但一定是不弱的,除了这道凶恶黑躯,不远处还有多股波动显形。

    “半个身子处在精神领域?还特么有这种打法?”

    张启东终于明白自己察觉不到对方的原因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速度不慢,在常人眼里基本上就是一闪而逝的凶躯成功贴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然后,就被他糊了一脸金炎。

    那是加持过精神力,还附有烈焰符文之威的超大蛇薙。

    他谨慎后退的过程中,大蛇薙幻变而成的威严金蛇裹住了那怪物,共用火焰之躯的上百个细长蛇头咬住对方,狂暴的侵吞。

    这是他糅合了些许技巧,无聊中创出来提升格调的招数。

    爆炸的大蛇薙会如同活物,长出蛇一般的脑袋去攻击敌人,缺点是威力方面不增反减。

    唧叽——

    黑影发出直击精神脑海的哀嚎尖啸,身体有实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但对方狰狞的恶躯刚显形,便被咆哮的诸多蛇头彻底“咬”实,如云烟消散。

    两个眨眼后,大蛇薙耗尽,敌人也化成一缕难辨的飞灰。

    “不算太强,还是刚好被我克制?”张启东一击灭敌,却没有丝毫得意与放松。

    看对方的表现,似乎面对精神攻击时可以立马跨入物质位面,这种做法或许有什么奇效。

    而看着黑影临死前那副凶恶程度不下成年虚灵的躯体,恐怕一般的修炼者扛不过三秒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此刻对面赫然立起了十来道不同的纯黑躯体。

    不仅有人型,还有庞大的甲壳类以及带翅膀的怪异生物,是否有特殊能力他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他和这些怪物的对峙,离众人圈定的绽灵场所只有数百米。

    而那边传来了呼喊声。

    刚才黑下去的区域八成也是这些玩意,它们找上的是亚索!

    “还是解决了再回去吧,不然反而会让无辜的居民受伤。”

    速战,速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恶魔,成熟期的恶魔!”

    “亚扎卡纳诞生自强者的恶意或执念,反吞宿主后,它们才能来到物质领域,这怎么会有那么多?”寺庙圣人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恶魔和精怪不是一个概念。

    前者吃掉了宿主,说不定战斗经验还要超过宿主临时之时。

    在一对一的情况下,寺庙的圣人碰到个生前是敏捷型拳师的亚扎卡纳,八成会被轻易干掉。

    即便是亚索,对上多个成熟的亚扎卡纳也讨不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,他一人持刀,被十数道纯黑躯体联手击退。

    耀眼的青色锋芒连同一道道打着旋的疾风之力被轻易避开,反倒是恶魔的攻击招招落实,打得亚索一步步退到人群前。

    葳里守护者的脸色相当不好看,他看着不断靠近的恶魔,直问道:“不是说,只有生前够强的人才有可能催生恶魔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。”圣人面露几分悲哀之色,“若是一群怀着同样意志的精魄无意中互相吞噬,最后也可以造就亚扎卡纳。”

    “是战争么。”葳里守护者长叹一口气,连连施法。

    不知该庆幸还是担忧,居民们大多数闭上了眼睛开始祈灵,没注意到后方局势。

    少许几个清醒过来的,也抽出了武器准备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“不要冲动,恶魔没有完全凝聚实体之前,普通的攻击不起效果,那位剑豪也是动用了风元素才能和阻拦它们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圣人飘浮而起,“你们守护居民,我去和剑豪联手杀魔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双眼爆射白光,强大的精神力朝着亚索钻去。

    其实大师级的人物也可以运用武道意念斩掉半实体的恶魔,但不知为何,圣人在亚索身上感觉不到那种大师自带的威势。

    面前这位剑豪依仗更多的是风元素,意志方面平平无奇,故而他要替对方加持。

    “嗯!?”

    圣人发出疑惑。自己有能力为指定的兵刃附加特殊能力,但此刻他竟然找不到对方的剑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守护者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和你联手,把最强的灵体植物唤出来。”寺庙圣人娴熟的转变作战方案。

    说着,他眼睛恢复正常,确定亚索手中握着剑后,他闭眼,白芒涌现,那把剑又消失了!

    他不再言语,而是等待着旁边的守护者施法,准备加持强大的树灵体,那也能斩杀恶魔。

    在身后炙热目光的注视下,亚索抿着嘴战斗,手中的无鞘之刃挥出一道道青罡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任何人都体会不到,每一次相击,都有数道欲要侵入人心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或是愤怒的咆哮,或是哀怨的呢喃,或是不甘的低语。

    虽然自身不为所动,但他觉得其他人应该是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所以不能退了!

    再退,就是单方面的,恶魔对普通羔羊的血腥杀戮!

    疾风剑术小有所成之时,便可持朽木枯叶一剑斩钢,身为素马的亲传弟子,教派的最后一人,亚索当然被传授了最终奥义。

    只是他因为素马长老和永恩的死心怀愧疚,久久不能踏出所谓的最后一步,故而没办法在恕瑞玛,在大军厮杀中将其用出。

    如今回到了艾欧尼亚,又有绽灵加持,他想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风在追,还是在逃?”

    他举剑自问。

    没有修行这一招,是因为他还不敢真正的放下过去,不敢在脑子里回忆那个夏日炎炎的午后,那位悉心教导自己的老人。

    其实风并没有追,也没有逃。

    追的是人,逃跑的,也是人!

    为了真相,为了尊严,他的逃亡旅途上满是剑下之魂。

    此刻为了身后的居民,他想,也必须去面对“在逃”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狂风!”

    亚索低吟,他的剑也跟着产生共鸣,在实际短暂却感觉极悠久的时间里,无鞘之刃的剑尖卷起旋风,直到笼罩他整个人。

    下一秒,风势扩大,他身前数公里的风元素尽皆涌来。

    “想驾驭这股力量,就必须有与之相匹配的意志,否则狂风之下,身死道消。”

    素马的教诲在亚索心中徘徊。

    他回忆起一个个熟悉的面孔,和每个面孔倒下时的姿势。

    无鞘之刃的震颤幅度越来越大,而他迟迟斩不出这一剑,在他体表怒吼的罡风割破他的皮肤,撕开他的血肉,宛如恶灵。

    亚索其实对此早有预料,可不知为何,他就是想在今晚。想在此刻斩出这一剑。

    然而,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风在追?”

    “还是在逃?”

    前方被黑暗占据的密林中,忽然传出一声幽幽的低语,像是在询问,又像叹息。

    渐渐松开剑刃的手瞬间握紧,亚索双目圆瞪,全身爆血。

    “风在追?”

    “还是在,逃?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幽幽的低语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亚索爆喝一声,手中的疾风尽数挥出,方向却是没有正对密林,百米青辉斜着卷上天际。

    快旋转成光影的旋风沿途“蹭”到好几只恶魔,将其直接搅碎。

    亚索红着眼睛回头扫了一眼,正好看到刚回来的张启东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化作疾风突入林中,朝着黑暗的深处直直奔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它们对普通人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充满恶臭的皮囊,毫无灵气的血肉,不是恶魔想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起码要这个档次的修者,才有资格被它们整个吞掉,至于那些体内还含有粪便尿液,常年劳作的农民,它们会随手杀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在亚扎卡纳眼里我们才是最扎眼的目标,瓜分我们之后,它们才会随手杀掉剩余的人,等待着吸收那一点精魄。”

    寺庙圣人向张启东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~”张启东则是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亚扎卡纳的作战方式千奇百怪,刚才那批凝聚实体后,竟然还有一蹦千米高,舌头如激光弹簧的蟾蜍怪人,真的很难杀。

    于是他做不到斩尽杀绝,在放走了一小部分后快速赶回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他是对的,因为亚索这边有足足二十多个恶魔。

    “没有凝聚实体之前是最好对付的,我得想办法把它们凑在一起。”张启东心里构思着打法,身体主动突入恶魔堆中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第一时间燃起金炎,而是凭借着纯**去周旋。

    恶魔一般都会用覆盖着黑油似的身躯生吞美味的食物,但张启东的表现让它们有所顾忌,所以起初围攻他的只有六七个。

    此时寺庙圣人的话语传来。

    “亚扎卡纳彼此间也会厮杀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成熟体,但在绽灵期间才能跨过领域屏障的恶魔终究是弱了一些,它们会互相吞吃到一定的高度,才会终止同类杀戮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它们彼此也有戒备,而且据说每个恶魔族群最终只能诞生一个绝对的王,在大恶魔出世前,即便没有收益,高等的亚扎卡纳也有可能彼此算计。”

    听着其中的门门道道,张启东一言不发,想着办法引怪。

    可寺庙圣人说的非常准确,不管怎么闹腾,怎么卖破绽,攻击他的永远只有身旁那几个。

    其余恶魔似乎有自己的小圈子,不会贸然追击到他身边,更不会进入其它恶魔的包围圈中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,等等!”

    葳里守护者突然打断张启东的杀心,他洞穿了后者的意图。

    在强者眼里堪称漫长的施法后,数根比人还粗的枝条泛着绿白混杂的光,朝众恶魔捆去。

    这是加持了精神秘术的自然魔法,一旦捆上,无论恶魔凝不凝聚实体,短时间内都挣不脱。

    本来这招要慢慢针对恶魔,挨个点杀,如今做成牢笼即可。

    二十多个恶魔有九成被张启东牢牢吸引,而葳里守护者有心算无心,使出全力,让粗如巨蟒的超大枝条甩出了疾鞭般的速度。

    只一个眨眼就从四面八方合围了众恶魔,像编织了一个藤球,最里边是张启东。

    “从最多杀三分之一到全秒,这就是团队配合么。”

    葳里守护者和那个寺庙圣人的实力远远不如自己,搭配之下,却完美取得了三倍以上的战绩,实现了一加“二”大于三。

    他感慨着,全身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恶魔群也深感不对,有的维持形态向他扑来,有的先是向外突撞,发现无法走脱之后化为实体,再次尝试击杀他或逃离。

    两秒钟后,金色的火焰将“藤球”整个燃烧,里边只走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完美收工,你们看着,我去找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去。”圣人诚恳地打断张启东,“我感觉那是专门回来找他的亚扎卡纳。”

    张启东不由翻了个白眼,直接说道:“万一你感觉错了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”

    寺庙圣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张启东也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哪怕那只恶魔真的是永恩,他也必须跟着亚索,不怕一万,还得怕个万一呢。

    留守的圣人努努嘴,终究是没说什么,反倒还是一旁的守护者忍不住念叨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,是葳里的恶魔比较多,还是整个艾欧尼亚都~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瞒你,可能要出事了。”圣人低下头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精神领域和物资位面的均衡本就在不断被破坏,均衡教派的沉寂,长达数年的血腥战争,无一不加剧了这一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根据庙里圣师的预言,可能已经有大恶魔突破了领域的限制,未来陆续还会有更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守护者吃惊地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就那么你一句我一句,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差……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