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火小说网 > 历史·穿越 >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谋
听书 -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三百二十七章 谋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    慈宁宫的戏子虽不准离开慈宁宫,但清霜年纪小,还是个半大的孩子,宫中人对他的防范也不那般重。

    再加上清霜相貌清秀,一眼望去不辩雄雌,稍加打扮就如同小姑娘似的,慈宁宫里的小宫女小太监与他关系也算不错。

    清霜想出慈宁宫,对守门的小太监讨好道:“九殿下唤我去唱曲,两位公公通融通融,回来后我给二位带些好酒好菜。”

    清霜比九殿下年长了两岁,最近九殿下傅准也迷上了唱曲,两个小太监一听还能吃到好酒好菜,便也未多心,“快去快回,别被太后娘娘逮住就行,否则我们可不保你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公公放心,我绝不给您二位添麻烦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最近不爱听戏了,一个月也找不了我们一次,不会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清霜顺利离开慈宁宫,两个小太监笑道:“戏子真是天生会钻营,见太后娘娘这里腻了他们,便找到了下家,也是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管那些做什么,有酒有菜帮他一把算讨了个人情!”

    两个太监笑笑不再说话,而清霜则一路跑到傅准的宫殿。

    自从温凉舍命相救,傅准便成了温凉腿上的挂件,心里对自家兄长那是一百个崇拜。

    他的伴读又是顾承暄,若非他年纪小,否则定也会被划分进温凉的党派,是以这也是蒋太后为何选择八皇子打掩护,而未选择年纪更小的九皇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清霜将打探的消息告知给顾承暄,顾承暄虽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,但只要自家姐姐吩咐的,他都会好好记下。

    清霜不敢久留,递了消息,从傅准要了些酒菜便折身回慈宁宫。

    可途中遇到一队神色慌张的内侍宫女分散到各个方向,他瞅见一个眼熟的宫女,拦住她,嘴甜的问道:“好姐姐,这是出什么事了吗,怎么都这般着急?”

    小宫女年纪也不大,又一向爱说话,她四下看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道:“八殿下不慎落水了,看着情况不大好,我要去凤鸾宫给皇后娘娘报信呢,你快些回去吧!”

    清霜愣愣的站在原地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刚才还明明在慈宁宫看见了八殿下,而且还是王嬷嬷送他离开,怎么会突然就落水了?

    清霜想不明白,但隐约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,想了想便立刻转身,重新折返去找顾承暄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皇子落水,虽被人捞了出来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建明帝虽不算待见这个儿子,但想到他小小年纪便去了,心里也不好受,可逝者已矣,他只能赏赐些好东西宽慰正承受丧子之痛的柔嫔。

    蒋太后也派了王嬷嬷送上赏赐,叹声道:“太后娘娘与八殿下投缘,本好意督促他读书,好让殿下成为朝廷栋梁,却不曾想八殿下竟翻了窗子偷偷溜走,还不小心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长叹一声,对伤心欲绝的柔嫔道:“太后娘娘也很是伤心自责,但想到最悲痛的人非柔嫔娘娘莫属,便特意让奴婢送上这些补品给您,免得你伤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柔嫔已经哭肿了眼,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,却不得不强撑着身体送王嬷嬷离开。

    王嬷嬷将柔嫔的失魂落魄一一看在眼里,回慈宁宫复命时,小声的问了一句,“太后娘娘,柔嫔可还要留?”

    蒋太后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茶,冷冷道:“八皇子刚死,若柔嫔也没了,恐会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此番不宜节外生枝,暂且不必动她。”

    傅棱不是她的亲子,她又怎么会在意那些毫无血缘的孙子。

    只今日还真是扫兴,本想在下月十五之前再放纵一番,没想到却被一个小崽子给毁了。

    不过下月十五之后,这世上便再无反对她之人,届时还不是任由她肆意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已入四月。

    各地的官眷相继入京,京中一时热闹非凡,就连玉颜阁的生意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些女眷除了走亲访友,散心逛街,有些心思灵活的便也趁机到各处走动。

    只她们最感兴趣的一人,却始终未能得见。

    顾锦璃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,行动都不大方便,早已不见外人。

    那些夫人虽削尖了脑袋想攀上良王府,但良王府如同铁桶,他们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,便只想着待到太后寿宴再行结识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那一日,她们依旧未能见到顾锦璃。

    蒋太后十分不悦,冷声质问建明帝,“哀家今日过寿,良王妃为何不来?

    哀家入宫数十年,还从未讲过如此无礼之人!”

    建明帝虽不满蒋太后的态度,但心中也有疑惑,“皇后,你可知灵毓为何未来?”

    沈皇后忙道:“回陛下,回母后,灵毓今日午时突然有些腹痛,虽未到临产日期,可女子生产也有可能提前,臣妾担心她的身子,便准许她候在府中观察。”

    蒋太后听了却依旧不依不饶,“就算要生了,这宫里有御医,有经验丰富的嬷嬷,难道还照顾不了她一个?

    现在世人都说良王不将哀家放在眼里,良王妃又不肯出席寿宴,你们让哀家的面子往哪放?”

    蒋太后丝毫不肯退让。

    今日关系甚大,她将各州各郡的女眷都招入宫来,就是为了成事后,将她们扣留做人质,以防各地官员将领有叛心。

    而顾锦璃和她腹中的孩子更是他们最重要的人质,有她在手,就不怕温凉不就范,绝不容许任何闪失。

    两人正僵持着,玉华公主忽然脚步匆匆的走上前,望着沈皇后欲言又止,频频眨着眼睛,似乎想与沈皇后单独说话。

    玉华公主的小动作被蒋太后看个正着,蒋太后恼怒不已,厉声道:“有什么事就直说,堂堂一国公主,挤眉弄眼的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玉华公主被吼了一通,撇撇嘴,闷闷不乐的道:“是大皇嫂派人来传消息,她腹痛剧烈,似乎……似乎就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真的!”建明帝惊喜的蹭的站了起来,高兴的踱了两步,便恢复了冷静,立刻吩咐陈总管道:“将御医院医术最好的大夫都给朕派到良王府去,有什么情况立刻告知给朕。”

    这是建明帝的第一个皇孙,建明帝心中装着满满的欢喜。

    蒋太后冷眼旁观,嘴唇抿的锋利如刃。

    玉华公主主动请命要去照顾顾锦璃,蒋太后更加没有好气的道:“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,去了能帮什么忙,老老实实待着!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皇兄出征北境,只有皇嫂一人,我实在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蒋太后冷笑,“今日是哀家的寿宴,你对哀家但凡能有些许孝心,便不会如此不知礼数。”

    玉华公主被说的十分委屈,负手站在香炉前,宛若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建明帝不满蒋太后如此苛责他的女儿,绷着张脸对玉华公主道:“你真是越发不懂规矩了,平时你母后是怎么教导你的!

    罢了罢了,你还是去良王府陪着你大皇嫂吧,免得白白惹你皇祖母生气!”

    玉华公主嘴角一扬,连忙俯身行礼,忙不迭的跑出了慈宁宫。

    蒋太后被一幕看着心火旺盛,可建明帝却不再给蒋太后发泄的机会,只笑着道:“母后您先歇着,一会儿寿宴就要开始了,今日举国同庆,您身为寿星怕是难免劳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建明帝冲着沈皇后使了一个眼色,沈皇后也借口筹备宫宴与建明帝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被气得脸色铁青的蒋太后,王嬷嬷忙劝道:“太后娘娘莫要动怒,姑且再忍一忍又何妨?”

    蒋太后深吸了一口气,沉下怒意,眸光冷寒,“你奉哀家的命令去良王府探望顾锦璃,想办法将那东西混入产房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一惊,“太后不要活口了?”

    “哀家想了,这顾锦璃诡计多端,留了也平添祸患,弄死她之后,立刻封锁消息,今夜之后,整个京城都是咱们的。

    只要温凉不知道顾锦璃生死,我们手中握着的是活人还是死人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蒋太后眸底泛出一抹血红色,嗜血诡谲,王嬷嬷咽了咽口水,心中泛起浓浓的不安。

    当年珍妃是在宫中产子,这后宫都是太后娘娘的天下,想要成事并不难,可良王府守卫森严,她稍有不慎怕是会招惹杀身之祸……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已别无他法,进是死退也是死,只能搏一搏了!

    空荡荡的殿内唯剩下蒋太后一人,她的嘴角勾出森森的笑意。

    香炉内飘出袅袅冷冽馥郁的香气,衬得殿内越加昏暗阴森,没有光亮。

    寿宴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建明帝扫了台下一眼,牵唇道:“朕怎么没瞧到箫侧妃?今日乃是母后寿辰,着实不该缺席才是。”

    蒋太后剜了建明帝一眼,“箫侧妃今日身子不适,已经与哀家解释过了。”

    建明帝挑了挑眉,“那还真是不凑巧,灵毓临产,箫侧妃不适,要不然这两个孩子都是孝顺乖巧又懂得分寸的,定会前来贺寿。”

    见建明帝话里有话,暗戳戳指责她偏心不讲道理,蒋太后心火更盛。

    建明帝笑笑收回视线,没再多说,举杯恭祝蒋太后福寿安康,蒋太后自然也不会落了建明帝的面子,举起酒樽,见建明帝和沈皇后皆一饮而尽,才不慌不忙的饮尽了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建明帝举筷,群臣跟着动菜,宴席一派和乐。

    蒋太后又吃了几口菜,便觉得头脑有些晕晕沉沉,晃着头强自清醒,沈皇后见了,贴心的问道:“母后可是醉酒了,要不要回慈宁宫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蒋太后摇头,今日是事关紧要,她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建明帝也不吝演技,装起了孝子,关切的道:“不如母后先去后面的偏殿暂且休息一下,等焰火表演的时候母后再出来观看便是。”

    蒋太后心想也好,反正动手之机本就要等到焰火之后,便由着宫婢搀扶去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傅决心不在焉的喝了两杯酒,眼珠转转,想了想,起身道:“父皇,儿臣想去看看皇祖母。”

    建明帝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沉默片刻,点头道:“也好,去吧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良王府中,顾锦和与玉华公主津津有味的吃着点心,顾锦璃神色如常,没有一点要发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锦儿,既然你已安排了好戏,为什么不进宫去瞧,反要假装腹痛留在府中呢?”

    顾锦璃慢悠悠的擦了擦嘴角,笑道:“自然是为了请君入瓮,到时候还得由你给我做一场好戏。”

    话正说着,如意叩响房门,禀告道:“王妃,宫里来人了,是个姓王的嬷嬷,说是奉太后之命来探望王妃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璃轻轻勾唇,云淡风轻,“将人请进来,但是先别让她靠近我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如意会意,忙小跑去办。

    顾锦璃嘴角噙笑,今日该由他们来主动出击了。

    她撑着软塌站起身,正要吩咐做戏流程,忽听院子外面传来小丫鬟的惊呼声,“咦,怎么有一只鸽子落咱们院子了?它脚上好像还有东西?”

    顾锦璃和玉华公主相视一眼,玉华公主立刻起身走了出去,那鸽子胆子很大,遇人也不躲,只低头在草地上啄动着,甚至当被人抱起时也没有多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婢女门将鸽子抱了起来,玉华公主走过去抽出了鸽子腿上的字条,展开扫了一眼后瞬间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玉华,信笺上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身后响起的声音让玉华公主瞳孔一缩,她忙将信笺攥成一团,转身笑着道:“也不知是哪家浪荡公子养的鸽子,腿上竟然绑着情信,只这鸽子实在训的不怎么样,居然飞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顾锦璃清亮的目光平静的望着玉华公主,她没说什么,只缓缓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玉华公主嘴唇抿动几下,不肯交出,顾锦璃声音微凉,“是北境的消息,对吗?”

    就算看不到她也能猜到,能让玉华瞒着她的怕也就只有北境的消息了,而且想必不会是什么好消息。

    顾锦璃心口骤然一疼,一种惶恐无力瞬间蔓延全身,“玉华,你若不想让我伤神,便将信笺给我。”

    玉华公主闭了闭眼,锦儿太聪明,根本不是她能糊弄得了的,只得无奈交出了字条。

    原是温凉抵达北境后,便即刻挥兵进入北燕搜救宋大老爷,可结果这支军队竟在进入北燕境内的两日后完全失去了踪影,与当初宋大老爷失踪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只是失去联系,不代表阿凉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顾锦璃这般安慰着自己,可心口的疼却根本无法遏制。

    倏然,这种疼痛竟向下转移,她突然弯下身子,两道柳眉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“锦儿,你怎么了?”玉华公主惊呼一声,忙走过去扶住顾锦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肚子疼。”虽然疼痛还不算剧烈,但顾锦璃感觉这应该就是分娩前的宫缩。

    “锦儿,你该不会真的要生了吧?”玉华公主瞬间慌了神,她们对外虽传锦儿要生了,可那都是假的,是蒙蔽他人的假象。

    可如今假戏成真,偏偏她们所有熟识的人都在宫中,而王嬷嬷已经入了府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锦儿纵使再聪慧,可若真到了分娩的关头,对外面的局势也无法掌控。

    顾锦璃抓住玉华公主的手,现在宫缩的感觉并不剧烈,顾锦璃的思维还是清晰的,“王府中已备了产婆,你让丫鬟把她们找来,需要什么东西立刻让丫鬟准备,另外再去宋府找老夫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顾锦璃抓着她的手,郑重摇头,“玉华,你不能走。

    如今我可能真的要生了,我不能用孩子冒险,先前的计划全部取消,你要帮我守着产房,绝对不能让王嬷嬷进来!”

    王嬷嬷是蒋太后身边的人,此番又是奉太后之命前来,府中的丫鬟怕是拦不住她,此处还需要玉华镇场。

    玉华公主也冷静了下来,明白了顾锦璃的担忧,“锦儿,你放心,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影响你。”

    如今是锦儿最关键的时候,莫说一个王嬷嬷,便是有歹人,她也会拼上命护好锦儿。

    墨迹被温凉留下护着顾锦璃,奉命寸步不离的保护王妃。

    可女子生产的事情他一点不懂,玉华公主身份虽高,但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少女,权衡一番,墨迹还是决定由他快马加鞭将宋老夫人请来要紧。

    顾锦璃此番发作的虽突然,但好在她本就打算演这样一场戏,是以院中的小丫鬟们倒也不算太过慌忙。

    顾锦璃明显感觉到宫缩的疼度越来越强,频率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稳婆很有经验,一看这种情况立刻命小丫鬟去熬参汤和糖水,又让顾锦璃趁着疼痛还不那么剧烈,多吃几块点心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如意还在前院缠着王嬷嬷,王嬷嬷就没见过这么蠢脸皮这么厚的丫鬟,不管她怎么说,这丫鬟就是缠着她要把她往正堂领,最后还是她发了彪,让同行的小内侍拦住了如意,才得以脱身。

    如意本就只是装装样子拦一拦,如今完成任务,她对自己的演技甚是骄傲。

    “如意姐姐,你快回去吧,王妃要生了!”

    看着小丫鬟急的鼻尖冒汗的模样,如意挑了下眉,这小蹄子演技不赖呀。

    见如意不慌不忙,小丫鬟急着抓了如意一把,焦急的道:“王妃受了刺激,已经见了红,如意姐姐快些回去吧!”

    看着小丫鬟都要急哭了,如意这才心慌不已,慌忙赶回碧竹院,便见房门前,玉华公主正扯着椅子坐在门口,冷眼望着气势汹汹的王嬷嬷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老奴是奉太后娘娘的命令前来探望良王妃,殿下是想抗旨不遵吗?”

    玉华公主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指甲,不紧不慢的道:“皇祖母让你探望大皇嫂,也没说让你闯产房吧。

    王嬷嬷不妨稍等片刻,等大皇嫂诞下孩子,本宫自然不会再拦着嬷嬷。”

    王嬷嬷眯了眯因衰老下垂而变成的三眼角,声音冷极,“殿下这般难道是担心太后娘娘会对良王妃不利吗?

    公主殿下如此怀疑太后娘娘,乃大不敬之罪!”

    玉华公主扬唇笑笑,目光坚毅,“大皇嫂平安诞下麟儿后,本宫可任由皇祖母处置,但在此之前,闲杂人等休想踏入一步!”

    碧竹院内两方对峙,而与此同时宫中在欢乐之中也弥漫着一种莫明紧张的味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御林军统领虽是沈染,但御林军中早有傅决的势力渗入,傅决以探望蒋太后为由,趁机与他们取得了联系。

    而蒋太后喝了醒酒汤后便趴在床上小寐,可她不知为何,头脑昏沉不说,心口更似点了一把火,烧的她难受。

    她正心觉纳闷,裴逸明忽然走了进来,态度虽恭敬,但眼底盛着满满的厌烦,“太后娘娘唤微臣何事?”

    蒋太后在恍惚中心觉不妙,因为她根本没叫裴逸明过来,可思绪中唯一那抹清晰也很快被心头的火浪席卷,不受控制……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X
Top